外国新闻为中国年轻人的精神危机哭泣

新华社北京11月25日电新加坡11月25日发表文章《联合早报》,指出在虚拟世界中,中国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在现实中改变现实的能力。除了为“屌丝”和“单身汉”而悲伤之外,他们似乎正在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控制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代人的精神危机。

文章摘录如下:

在2013年的光棍节,中国一所大学的“11位社会科学光棍”在女生宿舍前打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红色横幅:“你今天拒绝了我,我明天就要娶你女儿”。这张横幅的照片曾经在网上很受欢迎。

“愤青”、“蚁族”和“屌丝”等在中国互联网世界相继出现。据说“光棍节”也起源于互联网。尽管“双十一”仍然是一个非官方的节日,但它在年轻人中变得越来越重要。自2009年以来,淘宝一直在11月11日提供折扣和促销。2013年11月11日特别热:快递公司租用了100架飞机来打仗,淘宝的日总营业额据说超过350亿元。“光棍节”似乎是一个购物的好去处。

“愤青”、“蚁族”、“屌丝”、“光棍”等网络红色词语,虽然指代略有不同,但都承载着相似的含义,值得文化人类学家去探究。在我看来,这些词有以下共同点,反映了社会的结构变化。

首先,这些词大多指“贫瘠的青年”,传达了这样的信息:我们没有钱,没有房子,没有女朋友,没有地位,但是我们有情感。

其次,所谓的“贫瘠”大多是相对的。这些年轻人经常得到父母的支持,不管他们的收入有多微薄。他们中的大多数可以上网,在大城市生存,享受高等教育。问题是,这一代人是在高成长时期成长起来的,独生子女是主流。从童年开始,父母就竭尽所能满足他们的欲望,并因此形成了他们应得的心态。在社会之初,独生子女以自我为中心的把戏是不能玩的,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独生子女。与此同时,现实离自己内心的期望太远,你会觉得别人比自己进步得快。有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愤怒。

这种愤怒往往会变成反抗:既然社会认为我们不重要,我们仍然不在乎社会对我们的看法。因此,用这些话来说,有许多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做事的手势。

我相信这些关于“无所作为的年轻人”的愤世嫉俗的话将会继续被互联网创造出来。这不仅反映了一个群体的情况和情绪,也反映了社会的趋势。然而,关于贫富分化的评论仍然不能解释这一趋势。除了贫富之间的差距,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的差距是另一个重要原因。

在现实世界中,贫富分化是未来几十年世界必须面对的挑战。几乎没有一个已经融入世界经济的国家能够置身于这一趋势之外。许多学者指出,高科技知识经济的特点是越来越依赖少数创新者。创新的回报越来越高,利润越来越大,但其他人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。

通用汽车公司在鼎盛时期曾在美国雇佣了61万多名工人。它是最大的雇主,每年生产数百万辆汽车。今天的通用汽车年产量超过900万辆,营业额超过1500亿美元。然而,高科技已经将其员工人数减少到21万人以上,相当于过去的三分之一。新技术时代的新兴产业在这方面更加激进。

泰勒·考恩,一位喜欢预测未来的经济学家,在2013年秋天出版了一本名为《屌丝化的一代》的书。他直言不讳地指出,在当今高度创新的经济中,只有10-15%的顶尖人才会变得更好。剩下的85%变得无关紧要了。根据市场逻辑,他们的工资将越来越低,保障也越来越少。传统的中产阶级可能会消失。那些在班上取得平均成绩的人过去在中产阶级中是稳定的,但现在他们可能处于危险之中。

扎克伯格辍学创办了一家公司,20多岁时价值近200亿美元。然而,对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说,即使他很勤奋,也不容易找到年薪5万美元的工作。

《平均已经过去》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,在1971年,61%的美国成年人是中等收入。2011年,这一比例降至51%。从1989年到2011年,中产阶级家庭的收入基本没有增加。根据康奈尔大学的一项研究,美国社会中产阶级家庭的比例从1970年的65%下降到2009年的42%。中产阶级正在萎缩。更糟糕的是,没有人知道如何应对这种趋势。这不仅是美国的一个现象,也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。

现实中的富人和穷人就这样渐行渐远,仿佛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。相比之下,在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技术创造的虚拟世界中,二者越来越接近。当我们在大学的时候,把我们的写作变成打字是一个伟大的成就。那就是进入公共媒体,很少有人有这种幸运。一个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的小作家就像一个远离普通人的文学明星。你很难有机会和他交流。

现在,不要担心你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。你在网上点击几次,你就成了他的粉丝。你可以表扬他,和他一起玩。似乎有密切的互动。虽然他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,但你想分享他的生活。这样,你对生活的期望,你做事的方式,等等。都是由这种明星级人物引导和暗示的。光棍节的宣言“今天你拒绝了我,明天我将娶你的女儿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如今,在中国女孩爱叔叔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据推测,对于大学单身汉来说,这种氛围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女孩追随身边的中年男人,导致校园爱情中的性别失衡。单身汉是第一批受害者。

然而,单身汉们整天在网上闲逛,幻想着有一天他们会娶一个他们追不上的女孩的女儿。互联网上的虚拟世界就这样变成了鸦片烟,给孤独的单身青年带来了些许幻想和安慰。

互联网的虚拟世界是一个覆盖整个世界的普遍现象。如果说中国这一代年轻人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,恐怕就是他们沉迷于虚拟世界。中国的教育本质上是一个虚拟世界: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敦促他们的孩子关起门来学习,参加考试,上一所好大学,然后拥有一切。

在计划经济时代,这个虚拟未来的实现率仍然更高。现在它变得越来越不可靠了。《华尔街日报(博客,微博)》曾在头版报道过这样一个奇观:中国大学毕业生不会在年轻时“做脏活”,宁愿丢掉工作,让他们60多岁仍在建筑工地工作的父亲来帮助他们。

中国的教育长期以来创造了这样一种虚拟价值:一旦你大学毕业,你应该坐在办公室里,成为一名白领。其他人没有自己的权利。如果他们找不到这样的工作,他们会感到愤怒,好像社会欠他们什么似的。如果他们在网上追随一些成功人士成为粉丝,他们的期望会更高,更不可能得到满足。

相比之下,美国儿童也上网冲浪,玩各种新技术,如iPhone,并在虚拟世界中漫游。然而,由于他们年轻,他们不得不外出工作并提供社会服务。他们没有脱离现实生活。美国人的平均结婚年龄接近30岁,第一套房子的平均购买年龄在30岁出头,通常是婚后两年左右。他们不会因为二十多岁买不起房子而哭泣和窒息,他们会发明一些愤怒的词,比如“蜗居”和“蚁族”。相反,他们认为大学毕业后住在地下室和玩地下室是罗马青年斗争的主题。20多岁时,找不到配偶也很正常。谁没有青春的苦涩?如果你跑到一个你追不上的女孩的门口,说,“有一天我会娶你的女儿”,你可能会被认为是疯了。

当然,美国的贫富分化主要是市场竞争的结果。新经济(310358,基金吧)创造了更多的个人财富,但它对公共福利的贡献非常有限。目前,还没有人能够提出一个依赖于市场的解决方案。因此,随着最近左翼运动的兴起,人们强烈呼吁财富再分配。这种左翼趋势可以在2013年11月的选举中看到。左翼政治家比尔·白思豪以压倒性优势当选

此外,展望2016年大选,民主党左翼支持马萨诸塞州新来的参议员伊丽莎白·沃伦挑战希拉里·克林顿,因为她被视为“占领华尔街”的发言人,而希拉里·克林顿被视为更容易与华尔街妥协。不管我们如何评价这种通过财富再分配来纠正贫富两极分化的方法,它毕竟是现实中的一种变化。

在虚拟世界中,年轻的中国人已经失去了将现实转化为现实的能力。除了为“屌丝”和“单身汉”而悲伤之外,他们似乎正在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控制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代人的精神危机。(薛勇)

(责任编辑:朱莉娅HN003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